「我雖非高徒,清清老師肯定是嚴師。」

ERB 咖啡沖調班畢業學員Paul

Hi 大家好,我是Paul。大半生從事珠寶製造行業,終於到達退下職場的時候,卻依然眷戀著手工藝的樂趣。多年前曾定下一些退休計劃,東想西想,除旅遊外,都是離不開手藝的玩意——做麵包。由於疫情發生,一切預算都要重新建立。

 

食法國長棍包(Baguette) 和飲咖啡(Espresso) 是在法國工作時染上的嗜好。法包和咖啡是法國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經過日與夜終而復始,形成一股休閒寫意與浪漫氣色交融的飲食文化。生活在香港這個華洋雜處的國際城市,西風東漸是fusion文化的一大推手,在東西飲食文化碰撞下創造了不少絕味菜肴,出了無數傑出飲食匠人,我祈望能參與其中,把我熱愛「“法包與咖啡”再重新創作,使其登堂入室,成為上班族群一日三餐之最的晨早飲食。

 

上天對我不薄,暫時學不了做麵包,但卻遇上ERB咖啡班。本來以為只不過是一個“柴娃娃”興趣班。可能因為是由素來以教學嚴謹的清清導師任教,加上一班學習孜孜不倦的學員,一切就顯得不一樣。在清清導師勞心勞力的仔細指導下,對咖啡製作陌生的我,也平添了半分功力,我雖非高徒,清清老師肯定是嚴師。

 

祈望疫情盡快完結,生活回覆往常,我也可以按照計劃,海外學藝。夢想成真之際,也是人生二度職場之始,其時,再為香港社區服務,為吾等金齡族群,光輝再現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